[志工] 舊鞋救命 超強大物資整理術

在臉書上得知「舊鞋救命」計畫,號召親友合力捐了多次物資,也曾經到「點亮咖啡」聆聽發起成員分享心路歷程,非常佩服他們的行動力與意志力,一直關注著;由於每次開放捐物都會湧進大量民眾愛心,人手不足,經常會徵求志工,有空便前往幫忙。

騎著機車,載了箱鞋,前往位於輔大後門的伯利恆倉庫。由於該址位於巷弄,繞了一圈才找到,空間比想像中的大上許多。(後來發現"大"絕對是必要的!)


(維護當事人隱私,照片已馬賽克)

走進倉庫時,立刻被整面壯觀的物資牆給震驚了,同時又佩服於堆疊收納得如此乾淨整齊,維持作業空間的寬敞與舒適,實在厲害!


物資募集期間,仍有熱心民眾不斷送入,為方便大家卸貨,汽機車是可以直接開進倉庫內的!(倉不夠大還不行呢,是吧)

內部設有收鞋櫃檯,工作人員會稍微過濾捐贈品,確認品質沒問題的才會接收;同時,若有人願意捐點零錢,可以直接投入左邊的罐子裡,贊助貨櫃海運到非洲的費用,餘款將支持在當地蓋學校。


話不多說,立即跟著其他志工動手整理,物資主要有三大類:衣服、鞋子、書包。步驟是:一箱箱拆開 → 拿掉多餘包裝 → 分類(男/女/童、尺寸、材質)→ 裝袋 → 集中 → 清除包裝垃圾(紙箱都會疊好回收)& 恢復原地整潔。

打包好的物資堆成小山,等待貨櫃車載往下一站,車次也都安排好好的,超有秩序。


整理了一小時後,稍作休息,放眼望去相當乾淨,內心OS:「咦?好像都整理完了?收工了嗎?也太快!」孰不知「真正未拆箱的物資們在隔壁倉....」↓



呃....,只能用滿坑滿谷來形容!根據另一位長期志工表示,這樣的量大概要花一個月左右消化。(當然端視志工參與程度,只是過去整倉,差不多都是以「月」計)



我相信!因為人手與物資的比例 ↑↑↑ .......。平日能來的人比較少,現場工作人員大概才10位,依照發起團隊的指揮,井然有序地拉起"生產線",兩張長桌,左右兩邊分類作業,拆的分的各司其職,忙了一整個下午也才清出約50袋,再看看後面的小山,整倉完畢肯定是上百~千袋!(揮汗)

最後,想鼓勵平日有空的朋友加入志工行列,做好事不一定要捐錢,出力也是很棒的!你會在汗如雨下時,感到特別充實,當作瘦身運動啊~(☝◠‿◠☝)乍看這些鞋子救了非洲朋友的命,但其實透過勞動,內心獲得的成就感(終於覺得自己是有用的人XD)反而更大。

(註) 照片於2016暑假拍攝

======【後記】======

#台灣人心地善良
#同時卻也浪費
#我們都該更重視環保
#要捐給別人用的東西請注意品質好嗎
#你也不希望人家給你又髒又破的東西吧

就諦講座:從商場實戰談台灣南向


English Version:what to remind newcomers who wanna have business in southeast Asia


前輩 Mark 分享個人企業經營經驗/朵拉攝

美好的星期天下午,來到充滿書香味的金石堂,首次參加就諦學堂的活動:從個人經驗談台灣南向路(主講人:Mark Tseng 先生)公益講座,陽光從窗戶斜射進來,很難不注意到已經被文人雅士簽名妝點的金黃色牆面,「啊~好厲害的空間!」等待活動開始前,細數著作家的名字有感。


就諦學堂創辦人李三財先生/朵拉攝

主持人李三財先生引言開場,稍微帶到就諦學堂的過去,以及目前轉型專注於東南亞語的推廣,平時也置身公益,例如開設閩南語班讓新住民免費學習,舉辦公益講座等,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前往網站了解,就個人觀察,就諦的模式儼然是取之於社會,用之於社會的企業典範,滿心感佩。


主講曾大哥/引用自就諦學堂臉書

主講人曾大哥是土生土長台灣人,在中國和東南亞有豐富的商戰經驗,雖然我不是商人,也(還)沒從事貿易或在東南亞工作,還是在活動當日才看到臉書跳出訊息XD,但簡介說「歡迎前往主講人fb/臉書,了解他更多的觀點」,也就跟著走,看見兩篇打中我的貼文:



想起職場經驗,也曾要求授權,未果。某次跟老闆當面談了薪水後,毅然辭職。過程中,明白列出承接離職者的工作項目,公司卻沒有任何補貼,也不打算再找新進人員分擔,只因為公司發現「啊~原來那些你也會,很好很好,那何必再請人?」

談到後來我也沒在客氣,況且內容還跨了設計、企劃、行銷等三個不同領域,如果是過渡期的短暫協助就算了,但長期的品質勢必難以兼顧,公司遲早得不償失。

沒想到老闆竟回:「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,凡事只要70分就好!」對於一個自稱是新創企業的領導人,我各種嗤之以鼻,知道自己再講下去也是浪費口舌,不如離去。

「從這位前輩的發文,似乎跟那票傳統老屁股很不一樣,直覺是那種願意站在第一線的工作者,一定可以學到很多吧!」滑了幾篇後,就立刻決定報名,事實也的確如此,慶幸有去聽!以下摘錄:


主講曾大哥和現場親切互動/朵拉攝

1991 初到中國,電話的衝擊

「喂您好!......謝謝。」台灣公司接電話總是這般客氣有禮;但中國人會困惑:「打電話來的人,是有求於我們,何必謝?」,一起簡單事件,卻是很大的文化衝擊:走出台灣,別再用台灣的習慣來應對周遭。

東協各國差異大 學好語言、因地制宜是重點

以越南為例,國土南北狹長約1千公里,當年越戰結果是北越打贏南越,所以北越人多半較自傲,且兩地口音根本不同,目前70%的經濟活動集中在胡志明市。一般印象泰國是佛教國家,但南部其實是信回教,又臨馬來西亞,有很多人會說馬來語。

 
左:紅色為胡志明市在越南位置。右:泰國南部。/維基百科

如果要在當地經商,懂其語言是必要的,避免翻譯不當的誤會、取得信任、降低資訊不對等的狀況。

時下最夯跨境電商,最重要的是「在地化」內容,由當地人產出比較適合。另要提醒,作為國際廠商,挾有異國經驗是優勢,在地化要有限度,不能完成變成當地人,否則容易被反制,最後只能照別人的遊戲規則走(就不用玩了)。

東南亞的情勢變化很快,蒐集資訊固然重要,但任何書上、網上查到的資料或是聽他人分享,永遠不如直接飛到當地了解,通常,你會發現實際情況和那些情報有很大的出入。

生產導向vs市場導向

台灣人很會生產(會做),卻不懂經商(不會賣),產業大出走,是看上他國更低的人事成本,大家都只追逐cost down,陷入殺價競爭的不歸路,產品變廉價,企業不賺錢,員工領低薪,最後誰都沒好處。反觀香港人就很有生意頭腦,沒有工廠沒關係,靠代理/貿易流通/品牌包裝,低規照樣能夠高賣,哪國經濟力強?

生產者離開後,台灣基本上已失去國貿動能,面臨轉型,改道「知識服務型產業」,可惜的是,大部分中小企業仍使用過去的管理模式,權力過度集中於頂層,決策者又距離市場太遠,反應太慢。(←啟發:或許教育要加強商業概念)

看懂趨勢:工業4.0、AI、比特幣

工業4.0的核心概念是透過科技應用(掌握大數據),從市場端回推生產端,分析出最切合消費市場的產品/管道,再投入生產/行銷,節省不必要製造/溝通成本。AI 人工智慧將會快速取代低階勞力性工作。比特幣是為了「繞過現行法規,移轉真實世界的金錢」而生的虛擬洗錢法。

大家要學會去看趨勢背後的本質,而不是只看表面的新名詞,就像電商的本質仍然是交易行為,和傳統商業的差別在於線上/線下管道,但經營的道理是一樣的。

給經營者

1要有對外在策略(政治/經濟/法令)的感知能力
2要能把資料→資訊→做出決策
3適時授權,組織管理去中心化
4B-C-B策略,六度分隔理論
5任何國家都一樣,人們都有自我實現需求,管理當地人應作考量

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/網路

┤朵拉後記├

這次活動談到泰國、馬來西亞、印尼、越南、緬甸,收穫很多;雖然沒有我的愛菲律賓,這在我看來也是充滿機會的寶地,很認同要了解市場,就「請直接到當地生活」的作法。(光是去年11月去巴拉望+今年6月再去,機場整個大翻新,景色都不一樣了,就知道變化快的這件事是真的。反觀台北,貴為首都,但市容10年如一日,除了101沒別的國際性地標,哪裡才有發展其實很明顯了)

現場看起來多是職場前輩,我好像還算年輕的,會中提到亞洲金融風暴,我沒甚麼概念,網路一查,當時才國小,學校的課本也一向與時事脫節,但其實如果有機會在學生時期就了解這些政局,或許長大了對於市場和國家發展就會很有概念吧,填鴨式教育是阻礙台灣近年發展的原兇。

關於產業外移、台灣人才離境,並不是年輕人專利,早在經濟起飛「一卡皮箱出國拉業務時代」,那批人就移民了,沒走的中產階級也是把資產(或是子女)拋到海外,真正留守台灣的是社會底層,因為走不了,就衍生越來越多的底層,M型化也是剛好而已,但最近新聞都把出走這件事冠在年輕人頭上,有點冤枉。

以自身經驗,過去遇到的職場長官,肯下放權利的少,薪水分配看學歷(或關係)而不是實力;許多企業是家族經營,兒子總經理,老婆當會計,員工頂多掛經理,其他是屁。

雖然網路的出現讓世界扁平化,新一代有機會用較低成本翻轉市場,但網路的本質也只是工具,並不是產業資源和權力的核心,政治才是。就像Mark大哥說的一樣,每到一個新國家一定會先關心它的政治,然而就台灣的現況....,仍然是老臣當道的局面。

也不是說哪個特定的人不好,而是當權臣一直依循過時制度在綁架台灣,不肯接受新的刺激,不肯與時俱進,不肯做出改變,所以我們現在就幾乎可以看見往後五年十年,留下來的人即將要承受崩壞的結果,感覺到未來只會更壞不會更好,一樣是做苦勞,國外薪水高,翻身機會也大些,這才是年輕人真正離開的原因

總之,每個世代都會有勤奮的人,也會有爛草莓la,國力疲軟是歷史共業,現在互相傷害也沒什麼意義,哪裡有路哪裡去,也只能先想辦法活著,再求活好活滿,還是要正面思考,對自己說聲加油。

點亮講座:菲律賓原住民的抗爭(下)

看完(上)集講者寶尼的分享後,(下)主要是分享個人額外蒐集到的補充資料以及觀點:

殖民的黑暗史

(1)西班牙殖民三百年,多視菲人為奴

大航海時代,西班牙向海外擴張,觸手亦伸向菲律賓。殖民地承襲本國封建制度,在身分識別上有貴族、平民與奴隸之分,海外貴族依然能在當地擁有自己的莊園(土地),而菲律賓人自然被其歸在「可奴役」的社會底層。

平白無故遭到外來者不平等對待,任誰都難以接受,溝通無效便武力抗爭,而實際上也確實發生多次血腥屠殺事件,台灣的原住民也是,或者說全世界的原住民仇外的出發點基本一致,過程中也一定會誕生最強大的地方勢力,作為抗爭領頭羊。

※知名探險家麥哲倫葬身宿霧的馬克坦島,據傳是與壓榨當地人、強迫向西班牙國王納貢有關,雙方爆發激烈衝突,最後遭到酋長砍頭示威。獨立後的菲律賓政府以酋長之名,將原本地名奧蓬改稱「拉普拉普市」,於事件地點立下紀念碑,現是知名旅遊景點Mactan Shrine。


拉普拉普紀念碑&麥哲倫喪生地/朵拉攝

(2)美國接手治理,兩面手法引菲不滿

美西戰爭開打,菲律賓主要勢力與美方私下結盟,希望聯手趕走西班牙人後,可以走向獨立,孰不知美國在戰勝後,和西班牙簽署「巴黎條約」,以2000萬美元「購得」菲律賓群島、波多黎各、西印度群島、關島的主權,但因戰後國力消耗,根本無力復甦。

官方表面上「扶植當地人自治」,實則仍對當地資源強取豪奪,也沒有支持菲律賓獨立,並聲稱幾波整肅行動是「為了提升未開化的原住民接受教育的必要之惡」,承諾一再跳票,大玩兩面手法,引發菲人敵視。

長期累積的不滿情緒引發了美菲戰爭,根據統計,死傷和經濟損失遠比西班牙時期更高,卻在歷史上被用「內亂」的名義淡化,但親身經歷過的菲律賓人不可能抹滅這段痛苦記憶,包含了現今菲律賓總統杜特蒂,這也是他極度反美的原因。

(3)二戰時期 日本趁隙入主

第二次世界大戰(1939~1945),大日本帝國軍事席捲亞洲戰區,菲律賓也淪陷,和西班牙、美國殖民時期相比,雖然只有短短四年多(1941~1945),其殘忍暴行仍令人不堪回首,包含了據悉約造成10萬人喪生的馬尼拉大屠殺。

※資料顯示,美國應是最受菲敵視,但實際詢問宿霧友人,卻意外得到「日本最恐怖」的說法,猜測是由地方耆老轉述,但多數年輕一代僅知曾遭日占領,並不知悉細節,也不會仇日,甚至因為在菲的日本投資人很多,相對熟悉,成為海外工作者首選。

另方面,日本在戰後也做了很多「淡化暴行」的工作,包含對外簽署和平協議、提出賠償、以及近代擴大投資等,對內教育更是刻意縮減歷史篇幅,所以日本人往往不懂為何鄰國會有仇日情結,少數出國留學者才有機會了解。(補:韓國電影軍艦島亦遭日本禁播)


1945年5月,被摧毀的馬尼拉城/維基百科

(4)全亞洲第一個共和國

二戰結束隔年(1946),菲律賓宣布獨立,上世紀60年代一度躍居亞洲第二大經濟體,曾被譽為「東方紐約」;知識分子開始積極尋求國族認同,但長期處於分化的民族,加上破碎難以管理的國土,恐怕需要頗長的時間療傷,在民主體制上仍屬嬰兒國家。

家族政治的假民主 貪腐嚴重由盛轉衰

好不容易獨立,表面上模仿了美國的憲政體制企圖建立民主國家,但實權卻掌握在各個財力雄厚的大家族手裏,並未隨時代演進,走出歐洲封建莊園時期,甚至彼此聯姻,避免外界干涉。政治圈基本上像是地方勢力競技場,缺乏「以國家為單位」的運作概念。

政府帶頭貪腐,拿了錢卻不做事,重大建設空轉,資源分配不均,城鄉環境根本天地之差;再加上基督信仰嚴禁墮胎,社會底層沒有節育觀念,再窮還是照生,經濟能力已自身難保,再撫養小孩談何容易?破億人口中多是浮載於均貧線。


馬尼拉經濟特區與河邊貧民窟形成強烈對比/法新社

綜合整理,台灣vs我所看見的菲律賓

自然與人為條件差異 菲「難」在所難免

以國家管理來說,菲律賓會亂,是「先天不良+後天失調」的結果。光看台灣就好,住在本島和離島都是台灣人,仍有生活差異,硬要數也有10幾種語言,豈能想像七千島?

漢人比例超過9成,土地小而完整,是各項政策能夠在台灣順利推動的遠因;雖然在「黨政」治理下,教育內容八股、歷史亦隱惡揚善(←勝者寫歷史,各國都一樣)、對待原住民也有種種不公...,但基礎建設相對到位,包含國民義務教育近乎百分百、當年耕者有其田協助脫貧、十大建設奠下城市發展地基、社會風氣走向開放自由與民主、產業從勞力密集轉型等,都讓台灣人擁有更好的生活環境,應該感恩。

台灣停滯近廿年 坐視突「菲」猛進

承上,即便台灣得天獨厚,但一連串錯誤的施政,造成導致薪資倒退、物價飛漲、教育素質大不如前...,終究迎來高齡化與青貧並存的世代,產業與人才紛紛出走,已稱不上當年的四小龍。今年8年17日媒體報導:台灣GDP去年由負轉正,預估今年勉強可上修至2.11%(鉅亨網)&菲律賓經濟成長率 連8季逾6%,是亞洲逆勢狂漲經濟體。(聯合新聞)

兩相比較,台灣或許在短期之內尚能保持領先,但再過幾年,人口紅利消失,社會問題的最大化恐怕才要形成暴風雨;而菲律賓青壯年人口過半,內需市場大,又挾語言優勢,對外資更開放,超車並非不可能,我們要有自覺。


東協三國經濟成長預估/鉅亨網


心胸要開放 跟上國際人才流動

有些歧視言論會說菲律賓人普遍懶惰,好逸惡勞,但就個人在菲的實地觀察,接觸到不少工作者為了改善家計,非常勤奮甚至也是超時的工作,一周只休一天多的是,如此預設立場恐怕不適當;況且台灣人也差不多,如今的社會風氣就是大家都只想領普通薪水爽坐辦公室,不願從事辛苦的黑手或是匠師職業,哪怕高薪徵才也常乏人問津,其實沒資格說嘴。

菲律賓人生性樂觀,信仰虔誠,歷史傷痕沒有造成人民過度仇外,反而因為多元化的「交流」機會很多,在主要發展城市隨時可見大量外國人來來去去,各行各業都有,民眾也習以為常,更得力於英文教育,大部分情況均能溝通無礙,互動良好,這方面似乎比台灣仍殘存「十個老外九個在當英文老師」的印象要進步。

最後,台灣移工約有60萬人口,他們就只是來此工作的外國人,跟從歐美來的一樣(除了國籍),不應該用歧視眼光來看待,其中有很多人在家鄉也是高知識分子,多才多藝得超乎你想像,彼此學習,有新的火花,社會才會進步。(完)

【關於:點亮咖啡】

一間關注『貧窮、人權、永續』等國際議題的異次元空間,豆子是公平貿易,店內販售的T-shirt是支持柬埔寨受暴女性能夠自力更生的產品,也經常和其他對於社會有正向意義的組織作共同推廣,例如:尼泊爾婦女純手工的布衛生棉、二手家具幫助西藏孩童就學...等等。


點亮咖啡關注國際人口販賣議題/朵拉攝

在認識點亮之前,雖然偶爾也會看一下外電報導,但畢竟不是學國際關係的,又生在遠離戰火和均貧線的寶島台灣,很多事情真的沒人提也不會知道,或者說「知道了,然後呢?」,於是和多數人一樣自掃門前雪,偏偏這又是我最討厭的事:「明知道有問題,卻不付出行動去改變」。


點亮咖啡經常舉辦各式人權講座/朵拉攝

因此很佩服老闆Annie作出了第一步,就像她店內的標語「用消費,改變世界」,一個人的力量很小,但聊勝於無,好歹是個開始,只要越來越多人響應,就能「提高改變世界的機率」,最後跨出你從來不敢想的一大步。


點亮咖啡門口標語/朵拉攝

┤參考資料├
  • 血淚與背叛:被美國扼殺的菲律賓獨立夢/江懷哲
  • 失去歷史之人:被隱藏在菲律賓社會以外的「原住民」/阿潑
  • 科地埃拉日──菲律賓北呂宋島高地的原住民族運動/黃郁倫
  • 菲律賓經濟落後的根源 系列報導/大紀元時報
  • 觀察:日本的歷史課缺少了什麼?/BBC
  • 為什麼說菲律賓是一個奇葩國家?/壹讀

點亮講座:菲律賓原住民的抗爭(上)


點亮咖啡-菲律賓原住民講座主題/朵拉攝

參加了場很有深度的座談,是老朋友點亮咖啡所規劃的亞細亞系列議題,這站來到東南亞中,我所熱愛的菲律賓,自是無法抗拒的想聽。主講人寶尼(←比較像女子英文名,但人家是貨真價實男子漢)以人類學系碩士研究生身份,長期深入當地原住民聚集區域,看見了菲律賓不同於多數觀光客接觸的那一面,帶來本次分享主題:【夾縫中反抗的行動者:做為一個不斷抗爭的原住民】,究竟他們為何抗爭?又有哪些值得台灣借鏡?


點亮咖啡老闆Annie(左)、店貓亮亮(中)、講者寶尼(右)/朵拉攝

首先要感謝寶尼準備的第一手資料,聽完90分鐘的精彩故事,好像有些話想回饋,但這個議題實在很需要時間消化,完全無法在現場有條理的論述(哈,我太弱了),決定等想完一輪後,再打出來和大家分享。(以下整理自講者+部分事後搜尋相關資料)

菲律賓也有原住民?是哪些人呢?

台灣對於原住民的廣泛定義,是指漢人以外的各部落民族,擁有獨立的語言和文化,占總人口不到3%,有著血緣上的不同;但在菲律賓,所謂的原住民其實和一般菲律賓人在血緣上並無不同,完全是因為國土破碎,居民太分散,地理條件加上人為歷史脈絡,才造就了今日的某些族群「被歸類在原住民」,各部落加總約可達總人口10%,人數龐大

寶尼待的地方主要在呂宋島北部的科地雷拉(Cordillera ),為海拔一千公尺以上高山地形,居民務農為生,梯田是最著名的景觀,也是當今面積最大的人造灌溉系統,1995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,其實外籍觀光客相當多,只是台灣遊客多半選擇到海島區域旅行,較不熟悉此處,寶尼笑說自己從未體驗菲式海洋風情才奇怪。


科地雷拉的地理位置/截自google map

科地雷拉日(Cordillera Day)認識原住民抗爭運動

1974年,菲律賓國家電力公司與世界銀行合作,打算在科地雷拉地區興建水壩,數個村落將因此被淹沒,上百家庭被迫遷離世代居住之地,於是各部落頭目聯合向政府陳情,希望能先取得共識再討論開發,卻遭軍警強制鎮壓,村民也只好改以武裝抗爭。1980年,一位長老因拒絕收賄被暗殺,人民憤起抵抗,終於迫使政府取消計劃。

1984 年,科地雷拉人民組織聯盟(Cordillera’s People Alliance)將長老祭日定為科地雷拉日,藉由每年的紀念活動,深化原住民部落之間的團結與土地情感,也由於抗爭成功,激勵了世界各地原住民組織,紛紛前往取經、交流,遂演變為呂宋島行之有年的跨國性社會運動。


菲律賓各地在科地雷拉日的響應活動/轉自網路

內鬥紛亂vs國際援助 原住民在複雜的角力下求生

寶尼在2010年接觸菲律賓,起初是參與社區重建,到達科地雷拉之後,發現非營利組織(NGO)數量之多,竟位居全球第三,這才意識到:由於菲國政府長期漠視,許多基礎建設和教育等工作,實際上是由這些國際NGOs協助完成,但也並非全部合法,有些區域組織涉及政治或商業利益,在推動時就會遭到阻撓,資源不一定能夠順利進入。

加上當地共產黨(反政府軍)勢力亦不容小覷,武裝民兵十分常見,原以毛澤東思想為基礎,如今已經變形,因為手段激進(甚至會讓人莫名消失的那種),經常與菲國政府爆發衝突,也被貼上恐怖分子的標籤。

各方勢力鬥爭下,讓真正生活在呂宋島中、北部的原住民苦不堪言。為了在夾縫中生存,不少人表面上加入A派,檯面下卻協助B派,採取「若即若離」的作法,成員各懷鬼胎,遊走在體制邊緣。曾為駐地工作者的寶尼提醒,與各路人馬接觸時,說話要很小心,否則可能會讓自己身陷危險。

重新理解 關於原住民的定義

寶尼補充,過去當地原住民其實是以遊耕為主,後來外來者強勢入侵,才「被迫定居」而發展出今日世界規模最大的梯田;明明生產水稻,卻「被迫接受低價收購以外銷」,農民一樣窮,也很多人沒飯吃;曾見過當地友人學習製作捕夢網,要販售給外籍觀光客,但那根本是來自中美洲印第安人的手工藝品....,與本地文化無關。

有些人說當地原住民已經「忘了根」,太多迎合資本主義而起的商業活動就是最佳證據,但其實從歷史脈絡的角度分析,這些轉變或許是一種不得已,說來諷刺。

反思在台灣,人數較多的漢族也常用「土地連結」來綁架原住民(或是說給予框架),類似「只要給塊地,靠大自然就可以自給自足,遵循原始生活的一個族群」這樣的印象,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?以及,原住民難道就不能與時俱進?因地制宜求新求變就說人家忘本?

對於不同於自己的族群,我們可能都會在無形中貼上標籤,可能是受到社會的某種隱性控制而不自知;有機會的話,透過梳理歷史脈絡+親自去認識和體驗對方的生活,會比較客觀。

島嶼破碎使語言隔閡 同屬一國卻無法溝通

菲律賓有七千多個島嶼,破億的人口,上百種方言,現以菲語(Tagalog,主要使用於首都大馬尼拉地區的方言)和英語為官方語言,截自2017年輔助用語言仍有19種(維基百科)。破碎的國土讓官方教育普及不易,使用不同方言的人民之間,多半使用英語溝通,而在國民教育還無法深入的地方,雖然同是菲律賓人,仍會面臨彼此無法溝通的窘境。

文字和語言的統一,是強化國家發展很重要的底蘊(早在西元前兩百多年,秦始皇就很有概念),對於獨立建國後的菲律賓,光是整合主要城市的方言就有得忙了,哪輪得到分心關注原住民?要想尋求民眾的國族共識和認同,似乎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。

※就我自己在菲律賓的觀察,第二大城市宿霧,普遍講宿霧語(Cebuano),和Tagalog真的不太一樣,且使用人口眾多;到了巴拉望,一位用Tagalog的朋友也是以英語和當地菲人溝通。

菲國原民社運紮實 值得台灣各種學習

前面提到,菲律賓人抵禦外侮、抗爭歷史久遠,而在原住民的部分,更是早在30年前就通過原權法,遠比台灣2005年才通過的原住民基本法先進,甚至當初台灣要草擬立案時,也是參考了大量來自菲律賓的資料,寶尼分享著,其中又以三點最值得台灣學習。


菲律賓原住民運動推進歷程/朵拉攝

(1)國際化程度
基於當地國際性NGO遍佈,文宣和媒體報導也以英文為主,有助提高能見度。組織內部也非常有意識的了解到結盟的重要性,很會向外尋求各種資源挹注。

(2)跨組織的動員力
實際參與Cordillera Day,從馬尼拉下機後,一路上都有專人協助「接待」,其分屬不同組織,卻能拋開成見為共同目標而合作,充分感受到整個活動的運作力量是很大的。

(3)從小紮根
原住民們對家鄉的未來不僅有所想像,也付出實際行動(台灣多是只有口號)。從中學生開始,就會接觸到這些社會議題,13歲的小朋友能夠侃侃而談,也鼓勵年輕一輩站出去為自己發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