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諦講座:從商場實戰談台灣南向


English Version:what to remind newcomers who wanna have business in southeast Asia


前輩 Mark 分享個人企業經營經驗/朵拉攝

美好的星期天下午,來到充滿書香味的金石堂,首次參加就諦學堂的活動:從個人經驗談台灣南向路(主講人:Mark Tseng 先生)公益講座,陽光從窗戶斜射進來,很難不注意到已經被文人雅士簽名妝點的金黃色牆面,「啊~好厲害的空間!」等待活動開始前,細數著作家的名字有感。


就諦學堂創辦人李三財先生/朵拉攝

主持人李三財先生引言開場,稍微帶到就諦學堂的過去,以及目前轉型專注於東南亞語的推廣,平時也置身公益,例如開設閩南語班讓新住民免費學習,舉辦公益講座等,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前往網站了解,就個人觀察,就諦的模式儼然是取之於社會,用之於社會的企業典範,滿心感佩。


主講曾大哥/引用自就諦學堂臉書

主講人曾大哥是土生土長台灣人,在中國和東南亞有豐富的商戰經驗,雖然我不是商人,也(還)沒從事貿易或在東南亞工作,還是在活動當日才看到臉書跳出訊息XD,但簡介說「歡迎前往主講人fb/臉書,了解他更多的觀點」,也就跟著走,看見兩篇打中我的貼文:



想起職場經驗,也曾要求授權,未果。某次跟老闆當面談了薪水後,毅然辭職。過程中,明白列出承接離職者的工作項目,公司卻沒有任何補貼,也不打算再找新進人員分擔,只因為公司發現「啊~原來那些你也會,很好很好,那何必再請人?」

談到後來我也沒在客氣,況且內容還跨了設計、企劃、行銷等三個不同領域,如果是過渡期的短暫協助就算了,但長期的品質勢必難以兼顧,公司遲早得不償失。

沒想到老闆竟回:「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,凡事只要70分就好!」對於一個自稱是新創企業的領導人,我各種嗤之以鼻,知道自己再講下去也是浪費口舌,不如離去。

「從這位前輩的發文,似乎跟那票傳統老屁股很不一樣,直覺是那種願意站在第一線的工作者,一定可以學到很多吧!」滑了幾篇後,就立刻決定報名,事實也的確如此,慶幸有去聽!以下摘錄:


主講曾大哥和現場親切互動/朵拉攝

1991 初到中國,電話的衝擊

「喂您好!......謝謝。」台灣公司接電話總是這般客氣有禮;但中國人會困惑:「打電話來的人,是有求於我們,何必謝?」,一起簡單事件,卻是很大的文化衝擊:走出台灣,別再用台灣的習慣來應對周遭。

東協各國差異大 學好語言、因地制宜是重點

以越南為例,國土南北狹長約1千公里,當年越戰結果是北越打贏南越,所以北越人多半較自傲,且兩地口音根本不同,目前70%的經濟活動集中在胡志明市。一般印象泰國是佛教國家,但南部其實是信回教,又臨馬來西亞,有很多人會說馬來語。

 
左:紅色為胡志明市在越南位置。右:泰國南部。/維基百科

如果要在當地經商,懂其語言是必要的,避免翻譯不當的誤會、取得信任、降低資訊不對等的狀況。

時下最夯跨境電商,最重要的是「在地化」內容,由當地人產出比較適合。另要提醒,作為國際廠商,挾有異國經驗是優勢,在地化要有限度,不能完成變成當地人,否則容易被反制,最後只能照別人的遊戲規則走(就不用玩了)。

東南亞的情勢變化很快,蒐集資訊固然重要,但任何書上、網上查到的資料或是聽他人分享,永遠不如直接飛到當地了解,通常,你會發現實際情況和那些情報有很大的出入。

生產導向vs市場導向

台灣人很會生產(會做),卻不懂經商(不會賣),產業大出走,是看上他國更低的人事成本,大家都只追逐cost down,陷入殺價競爭的不歸路,產品變廉價,企業不賺錢,員工領低薪,最後誰都沒好處。反觀香港人就很有生意頭腦,沒有工廠沒關係,靠代理/貿易流通/品牌包裝,低規照樣能夠高賣,哪國經濟力強?

生產者離開後,台灣基本上已失去國貿動能,面臨轉型,改道「知識服務型產業」,可惜的是,大部分中小企業仍使用過去的管理模式,權力過度集中於頂層,決策者又距離市場太遠,反應太慢。(←啟發:或許教育要加強商業概念)

看懂趨勢:工業4.0、AI、比特幣

工業4.0的核心概念是透過科技應用(掌握大數據),從市場端回推生產端,分析出最切合消費市場的產品/管道,再投入生產/行銷,節省不必要製造/溝通成本。AI 人工智慧將會快速取代低階勞力性工作。比特幣是為了「繞過現行法規,移轉真實世界的金錢」而生的虛擬洗錢法。

大家要學會去看趨勢背後的本質,而不是只看表面的新名詞,就像電商的本質仍然是交易行為,和傳統商業的差別在於線上/線下管道,但經營的道理是一樣的。

給經營者

1要有對外在策略(政治/經濟/法令)的感知能力
2要能把資料→資訊→做出決策
3適時授權,組織管理去中心化
4B-C-B策略,六度分隔理論
5任何國家都一樣,人們都有自我實現需求,管理當地人應作考量

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/網路

┤朵拉後記├

這次活動談到泰國、馬來西亞、印尼、越南、緬甸,收穫很多;雖然沒有我的愛菲律賓,這在我看來也是充滿機會的寶地,很認同要了解市場,就「請直接到當地生活」的作法。(光是去年11月去巴拉望+今年6月再去,機場整個大翻新,景色都不一樣了,就知道變化快的這件事是真的。反觀台北,貴為首都,但市容10年如一日,除了101沒別的國際性地標,哪裡才有發展其實很明顯了)

現場看起來多是職場前輩,我好像還算年輕的,會中提到亞洲金融風暴,我沒甚麼概念,網路一查,當時才國小,學校的課本也一向與時事脫節,但其實如果有機會在學生時期就了解這些政局,或許長大了對於市場和國家發展就會很有概念吧,填鴨式教育是阻礙台灣近年發展的原兇。

關於產業外移、台灣人才離境,並不是年輕人專利,早在經濟起飛「一卡皮箱出國拉業務時代」,那批人就移民了,沒走的中產階級也是把資產(或是子女)拋到海外,真正留守台灣的是社會底層,因為走不了,就衍生越來越多的底層,M型化也是剛好而已,但最近新聞都把出走這件事冠在年輕人頭上,有點冤枉。

以自身經驗,過去遇到的職場長官,肯下放權利的少,薪水分配看學歷(或關係)而不是實力;許多企業是家族經營,兒子總經理,老婆當會計,員工頂多掛經理,其他是屁。

雖然網路的出現讓世界扁平化,新一代有機會用較低成本翻轉市場,但網路的本質也只是工具,並不是產業資源和權力的核心,政治才是。就像Mark大哥說的一樣,每到一個新國家一定會先關心它的政治,然而就台灣的現況....,仍然是老臣當道的局面。

也不是說哪個特定的人不好,而是當權臣一直依循過時制度在綁架台灣,不肯接受新的刺激,不肯與時俱進,不肯做出改變,所以我們現在就幾乎可以看見往後五年十年,留下來的人即將要承受崩壞的結果,感覺到未來只會更壞不會更好,一樣是做苦勞,國外薪水高,翻身機會也大些,這才是年輕人真正離開的原因

總之,每個世代都會有勤奮的人,也會有爛草莓la,國力疲軟是歷史共業,現在互相傷害也沒什麼意義,哪裡有路哪裡去,也只能先想辦法活著,再求活好活滿,還是要正面思考,對自己說聲加油。

沒有留言:
Write 意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