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y of the Poor, 窮人的呼聲


在臉書偶然看見《漂泊的聲音》 關注移工劇場計畫,將推出由菲律賓移工親自演出的舞台劇「Cry of the Poor, 窮人的呼聲」,劇本基底源自今年移工文學獎得主Joseph作品《Panaghoy Ng Maralita》,由所有移工共同發展發想成本劇(感謝更正),全程使用母語Tagalog來詮釋(搭配中文字幕),雖然我聽不懂,但知道機會難得,當然要到場支持!(而且我又這麼喜歡菲律賓人)


▲等候入場的民眾/朵拉攝

週日的台北午後,已有入秋涼意,天氣不甚穩定,卻還是吸引了不少觀眾前來;看到現場等候的觀眾和熱心志工們幾乎都是年輕人,讓我內心暗喜,大家願意花時間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去感受所謂真實。

因為很多歧視觀念其實是來自於長輩說法,一些沒甚麼機會出去真正認識世界的人,又或者是曾經搭上經濟起飛,莫名有著台灣優越感的世代,那是不對也不該被傳承的刻板印象。(瞬間覺得台灣又好像有救了)


▲簡介與問卷/朵拉攝


▲吸引爆滿觀眾/朵拉攝

開演前五分鐘,大家拿著節目簡介和問卷依序入場,主持人說明這齣戲的由來,也為了確保觀戲品質,提醒觀眾把手機關靜音,中途不得拍照或飲食。(前兩排是搖滾區,我也跟著席地而坐😀)


▲全體演員謝幕/朵拉攝

由於過程中禁止拍照或錄影(也是尊重創作),無法在此分享精采畫面,簡單描述故事大綱:他們在家鄉原本是務農,種稻為主,一年可收成的次數雖然較多,但經濟價值不如水果類高,地主的利潤常常不夠分給農工們,於是國外財閥趁機介入大量買地,改種值高經濟作物,原本的地主也變成打工仔,明明是自己生長的家鄉,卻莫名其妙都變成外國人所有,而且收成往往都被迫低價賤賣。

有些作物栽種期長,播種到收成可能要半年(例如香蕉),這中間就會造成農工失業,一天沒收入,家人就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,只好轉往大都市(馬尼拉)謀生,盡可能找些短期工來做(事實上大部分給本地人的工作機會也都是短期工),像是工地粗工、聲色場所的牛郎或小姐、賣場的保全、櫃姐等。

應徵到這些工作看似有飯吃,但沒什麼保障,工地的薪水是算「天」,經常隔天失業,酒店多不合法要躲警察,被抓到會留案底,也不一定有人可以保你出去。再者,薪水會被仲介抽傭,或各種理由拖欠,實際所得跟當初談得不一樣也是很常見的。

「既然在首都都這樣了,不如出國試試看吧!」這是多數移工最原始、單純的想法。

下半段就演出來台後的工作情形,多半從事漁工、看護等職,但許多不良雇主經常凹他們做私人的事,例如房屋修繕、打掃、煮飯等,其實不應該算在工作範圍之內的事情(甚至也不在工作時間內),利用「雇主只要通報政府,很容易把合法移工變成 "逃逸中的偽罪犯"」這點,威脅他們不得不從。

最後在亮燈前,以為劇終,結果卻安排非常鼻酸的橋段:「所有演員靜止,音響播出一個媽媽的角色,用母語念的一段話,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,我可以犧牲,我要努力工作...,孩子在等著我回去。」,讓很多演員們紅了眼眶,真情流露。(看他們傷心我也好難過喔 > <)


▲演員們接受觀眾QA/朵拉攝

原定演出時間一小時,掌握得宜,但散戲後演員都在收拾東西了,觀眾們卻沒走,繼續坐在原位,主持人似乎也有點驚訝 XD,便隨興有了問答時間,讓演員直接和大家互動。

印象最深的是最左邊的小姐,她以前是看護工,目前在友善移工的組織(名字記不得)幫移工爭取權益,可能看過很多案例,感觸太深,講著講著就潸然淚下,不只一次提到「we are not slaves, we are workers!」。

我聽著也很是難過,超想代表台灣人道個歉啊....(但是一名Nobody也不可能代表);只好用我破爛的英文跟他們道謝,帶來這麼棒的表演,還有我的英文老師都是菲律賓人啊啊啊,受到他們照顧就像家人一樣,真的對菲律賓人滿是感謝,教會我好多事。


▲散場中的臺北NGO會館/朵拉攝

離開會場的時候,場內還很熱絡,看演員們也都很開心😃,我也第一次知道台北有個叫做「NGO會館」的地方,愉快又感動的下午。

(註) 附上Joseph得獎作品中文+菲語連結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┤後記├

移工的假日時間短暫而寶貴,聚在一起相當不容易,每兩周才騰出一次練習機會,劇組排練前後花了九個月的時間。而這些移工為甚麼要犧牲休息來演出?無非是希望他們的心聲被聽見、移工法規和制度能夠更有保障。對此,我大力支持相關修法。

本文使用「移工」來稱呼這些離鄉背井來台工作的人們,僅是順應目前多數人用語,其實個人私下不太使用這個詞彙,因為它字面上乍看比「外勞」好聽,但在台灣社會還是泛指「東南亞籍」勞工,可是對我來說,不管他們的國籍是歐美日韓,或是東南亞,全部都是「來台灣工作的外國人」,並沒有等級之分,也希望未來的台灣社會不要再亂貼標籤,大家都是人,出生地不同罷了,又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,彼此尊重就是。

在真正去到菲律賓之前,不只一位長輩告誡我:「菲律賓人很懶散、很危險、注意小偷....」奇怪的警語,但實際接觸之後,人家明明就幽默、樂觀、友善、努力工作啊!(我遇到的人為了存錢都超拚的耶)

Don't judge anyone! You never know what kind of battle they are fighting.

(而且,come on~也有很多台灣人偷懶、摸魚、各種藉口遲到早退亂請假,怎麼不說 = =)

本劇由 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 輔導演出,據說推出的戲質感都很不錯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繼續關注。

消失的國界:盧安達 20171104


《消失的國界》是台灣少見的國際性、稍有深度的專題報導式新聞節目,只要有空我都會看,每週不到一個小時,跟著鏡頭更新世界觀也不錯。

有些議題,個人也覺得很重要,希望讓更多人知道/響應,決定記下重點,分享在這,讀者只要改花三分鐘,就能得到精華資訊,未來也會比照辦理。

▼本文資料來源:20171104_三立新聞_消失的國界



盧安達

1.全球第一個禁用塑膠袋的國家
境內物資仰賴進口,許多商品在入關前就是用塑膠袋包裝(例如麵條...),但可以事先拆開的,會交給回收業處理,透過補助和稅務減免,鼓勵業者改生產可分解的塑膠袋。


2.摩托計程車
當地用語叫Boda Boda (取自border to border的意思)
司機和乘客規定需配戴安全帽 (違規會被罰且不能營業)
起步價300盧安達幣,約台幣11元
里程沒有公定價,須自己和司機喊價
一般在市區範圍內移動,500元盧安達幣就可搞定

3.公車系統領先其它非洲國家
已經可以用儲值卡(Tap and go)付費 (2015年12月才上路,成效很好)
有定時發車 (很多非洲國家沒有)
車身發現簡體中文 (原來是中資"宇通公司"提供)

4.強人總統保羅卡加米自2000年上任 (結束大屠殺紛亂)
軍人背景,鐵腕治國,推動施暴者與受害者和解 (註)
因執政確實改善經濟和民生問題,獲得民眾支持
98%超高得票率連任,可做到2024年

想將盧安達改造成非洲新加坡 (同為小國)
非常重視環境整潔
每月最後一週六的早上8點~12點
商家停止營業
18~65歲居民要幫忙打掃社區

5.鼓勵新創
日本和盧安達共同投資的Fablab孵化器於2016年進駐
鼓勵年輕人創業,申請公司流程簡化只需半天
近十年GDP每年平均成長7.6%

6.首都基加利,約120萬人口
是非洲第一個通過聯合國評選的宜居城市

7.被稱為千丘之國
面積只有台灣3/4

8.以農立國
咖啡出口年產值17.5億
主攻精品咖啡 (政府鼓勵生產高經濟作物)
每公斤可以賣5~8美元 (普通咖啡豆每公斤約在2美元以下)
超過40萬人從事咖啡種植,3.3萬公頃面積
300家專門洗咖啡豆的工廠,機械化+SOP
在Costco和Starbucks都有鋪貨

卡布奇諾售1800盧安達幣(約台幣65),原味咖啡售1000(約台幣35)


9.當地最有名觀光:看野生大猩猩
一次收費750美元,仍吸引許多國際觀光客
費用會投入猩猩保育、環境維護費
5%會撥給山腳下社區蓋醫院、學校等

10.網路滲透率約14%
目前人口約1180萬,140萬人可上網

11.貧富差距雖大,都喜歡看電影
市區的現代化電影院每次票價約台幣180元
相當於普通人兩天工資,對民眾來說太貴

因此有鄉村版電影院,一次只要台幣4元
設備是簡單的長木椅+DVD播放機+30吋電視+吊扇
(影片來源是網路下載)




註:1994年,盧安達發生大屠殺事件,4月至7月內有百萬人喪生,原因是境內兩大民族內戰,西方國家知情卻選擇不干涉,紛紛撤離當地,直至現任總統保羅卡加米起義(當時是軍人身分),才結束這場血腥風暴。

為了消弭兩族歧見與仇恨,政府首先註銷身分證上的種族別,將境內國人統稱盧安達人,主要施暴者送往聯合國公審,其他則交由當地法治入獄服刑;出獄後送往各地興建的「和解村」,與受害者一起生活,讓施暴者於傳統法庭對受害者公開事件真相,為自己發聲,也尋求寬恕,同時透過宗教力量逐漸安撫歷史傷痕。

西方並不看好和解村的做法,但從目前結果來看,「新盧安達人」的國族認同已有成效。